首页 / 汽车 / 正文

从「课本涂鸦」到应对汽车电气化时代,专访通用全球设计副总裁 Michael Simcoe

在笔记本上画画,我估计很多人在学生时代都干过类似的事,更有甚者可以创作出千姿百态的杜甫。我们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不知四十年前在学校笔记本上画小车的 Michael Simcoe 有没有向往过,有朝一日入驻汽车设计教父哈利·厄尔的办公室,成为通用汽车的设计副总裁。

Simcoe 是澳大利亚人,也是通用历史上第一位非美国籍设计副总裁,采访这种大咖的机会我们当然不会放过。不过在这之前,「澳大利亚人」与「通用设计师」两个名词在我脑海中碰撞时,得到的却是一部汽车设计师的「血泪史」。

澳大利亚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流水的巡洋舰,铁打的大 V8」,没有 V8 的车对于澳大利亚人来说是没有灵魂的,他们崇尚马力和速度,连丰田第二代亚洲龙到了澳大利亚都推出了限量 500 台的运动版本。当一个土生土长的澳大利亚人进入通用在本土的霍顿公司做设计师时,第一反应肯定是将 V8 发扬光大。按照 Simcoe 的履历,他是最早推行「柔性平台」的设计师,目的可想而知,让所有产品线都能共用 V8 引擎。

但以上内容都是笔者臆想,如果 Simcoe 早出生二十年倒是有可能实现。可惜他入职时,通用正处在被石油危机席卷后的残局阶段,作为基层设计师时就已经受制于时代框架中,更没有情怀可谈。所谓「柔性平台」,目的更多是降低成本。Simcoe 表示,以灵活的方式打造平台意味着能够以成本最高,所需验证开发时间最长的部件为中心开发多样化产品。其中关键部件包括悬挂系统、发动机等。

在新能源领域,柔性平台的应用和可以基于同样的电池电机系统打造风格不同的外观,比如从低坐姿的轿跑车型到高坐姿的 SUV。电气化使柔性平台的优势更加明显。

我们就「设计与工程的关系」对他进行采访时,Simcoe 给出了这样的观点:汽车设计师并不是「造型师」,设计师对汽车的影响是全面的。好的产品来源于平衡各方意见,无论是设计、制造还是工程,哪一方占据特别主导的地位都不能产生最佳结果。设计师也必须像工程师一样平衡成本和法律对外观上的规定,确保设计与其他要求相融合。在各方的争论中最终获益的一定是消费者。

 条评论
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